脑内放送

万年咸鱼+白嫖党
凯莉是命

【雷凯】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大量ooc有
*文废属于我,语言组织超!级!混!乱 !
*开头混混视角注意
*雷凯真好吃
原来产粮是那么累的吗还是我老了(捂肾















还记得的我和往常一样在街道上无聊地踱步,当时已是傍晚时分,路上还不时有几名学生成群结队穿过,包括两三对甜甜蜜蜜你侬我侬的情侣,严重激起不适。

啊?不,我可没嫉妒好吗,对对,老子的确有女友——可她现在不在身边啊,真不爽,鬼知道她现在在哪浪啊,电话也关机,不会是背着我在哪里乱搞……怎么一个个小鬼都露出这种荡漾的表情啊,简直脏老子的眼,靠,现在就想把他们几个抓起来痛殴一顿啊……不这完全不叫嫉妒的啊,这是一个男人正常表现,正常!!

要不要拐个人到巷子里敲诈他顺便让他帮老子买包烟,或是转个路口去瞅瞅哥们几个在不在这附近哪个地方聚着,我这么寻思着。
这时,我撞见了她。

是一个学生妹,不,看打扮更像是辣妹吗。我吞了口唾沫,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无形的丝线牵引着,带领我走向那名女生。

那天的她真的很令人心动。穿着双粉红厚底运动鞋,白衬衫的领口敞开,顺带松了两颗纽扣,露出一排锁骨的轮廓,腰系着一件粉色棒球外套,高高收起的格子百褶裙在白皙的大腿下打出一层阴影,连着黑色的条纹长袜,勾勒出婀娜的曲线。

我的目光上下漂移着,随后聚焦在她的脸上。

简直像漫画走出来的一样。

我呆滞了几秒,下意识舔了舔干燥的嘴唇,md,好久没见过那么正点的妹子了!简直比那个女人可爱五倍……不,是十倍好吗!

看着她,我不禁回忆起了学生时代的初恋。我还是名纯情懵懂的少年,而她是我所倾心的学姐,那是我逝去的青春……停等等我怎么开始想这种鬼东西了,走开走开老子要干正事儿了没闲心思在意这种乱七八糟的玩意。

女朋友?……这种事就暂时撇向一边吧,毕竟身边没有女人作伴的男人可是很容易寂寞的,果然还是要先抓住眼前的好才是要事啊,况且这也不是男人的浪漫吗?(笑)

她背靠着墙,一手漫不经心地插在外套兜里一手把玩着手机,眼睛则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于是我直接走上前去搭讪。近了几步看才发现,原来她嘴里叼的不是烟,是棒棒糖。

“哟,小妹妹,一个人?”

我扯出一张笑脸,一手撑在右边的墙上,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头上的呆毛随着打字的大拇指一起晃动。

卧槽,这么近看脸好小。
她真的超绝无敌可爱啊!

绝对要把你搞到手!

似乎看起来有点不耐烦,她一副全然没听见什么的样子,手上的工作一直没停,拧着眉从刚刚就没舒展过。

真是个小辣椒,不过……爷就爱这种性格!

“是什么东西那么有趣,给大哥哥也看一下好不好?”

我凑上去假装要看手机的内容,却马上被对方收了起来。

她边打量了我一段时间,边默默将手机放回口袋,半晌弯了弯嘴角,抽出口中的棒棒糖,顿时草莓味在我俩周围蔓延开来。

“啊啦真不巧,小妹妹还在等人,要不大哥哥去找其他比我看上去更好欺负的小妹妹吧。”

说罢,少女朝我咧嘴一笑。

看着她涂满唇彩的樱瓣一启一合,糖果状甜腻腻的声音传入我脑内,感觉心脏不由自主跳得更快了。

“别这么说嘛,大哥哥可没有想要欺负你哦~反正那个人还没来,你和大哥哥先玩玩不也行吗。”
“况且……小妹妹你等了好久对吧,要不别等了,就和大哥哥一起去交交新朋友~”

我边笑边用自认为好听极了的声线,挑着眉想让自己看起来性感一点。

“与其和放你鸽子的人一起,不如和现有的人耍一耍,这样不是更好?”

伸出手想摸摸她黑发的那一刻,一股冷流猛地在我脸旁刮起,我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一条腿硬生生定在此处。

霎时间眼前挂着甜美笑容的少女阴着脸,冰冷的视线向我刺来,我不得躲闪,她的脚不知何时抬起扫向我,好像只要我微微一动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向我的脖子。

“给我滚。”
“如果你不想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然而被她这样注视着,我却感觉自己的脸上骤然升温,难、难道这种感觉……这就是……

虽然心里这么想,我眼珠却不由自主地往下溜转,往大腿根部探寻着。

只要再往下一点,再深入一点……就可以……!

“你这厮在往哪瞅呢。”

一个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没等我回神一个拳头就朝我打了过来。

我还未感受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身体就控制不住平衡往左边撞,脑袋重重地磕在水泥墙上。

在那一刹那,我隐约看见女孩的眼向上扬,然后迅速身体一偏躲过我,我感觉世界天旋地转,直直倒了下去。

我没有错过那一刻里面浮现出的惊讶。

“敢占本大爷马子的便宜,活的不耐烦了吧。”

我下巴重重一磕,整个人趴在地上,眼前一黑,意识逐渐涣散。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可原来她已经有人了吗……

该死……我居然有点羡慕……

好可惜啊……









“你还真是让我好等啊。”
“本来我可以解决的,你掺一脚干嘛。”

凯莉蹲下来,用食指戳戳地上男人的脸,冷笑一声。

“我给他留了一口气不就行了。”
“对你出手的东西,我必须给他留点苦头让他长长记性。”

雷狮弯了弯手关节,漠然一瞥后摆摆手又回过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长的一副挫样明显不是什么正经人,面对这种家伙你就别多费口舌,揍几下然后给我离得远远的。”

“不不不你这家伙看起来也完全不像是什么正经人吧……”

凯莉边嘟哝边转过头,凝视着雷狮健硕的背影,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站起身来。

“……你给我站住。”

雷狮继续走了几步才停下来,头也没回。凯莉倾身大跨步朝雷狮走去,一把拽过他的肩。

“你,是不是又去打架了。”

雷狮没有看凯莉,而是把头扭向更远的天空,抬起手挠了挠自己的后颈。

他望见几只大雁成群结队划过,在漫长的沉默之后,大概是感觉夕阳有点刺眼,他缓缓转过头往凯莉方向看过去,她挑着眉,眸子里满满写着“回答我”三个字。

“没什么,和嘉德罗斯他们发生了点争执。”

凯莉没好气地撅了撅嘴,她想“这点争执”大概是什么样的了。不然也不可能留那么晚。

受到这种灼热的目光,他到底是有点心虚,别开视线后感觉对方的力道又上一层楼。

“啊——”

雷狮闷闷发出一声长叹,他猛地抓了抓头发,把原本看起来蓬蓬松松的紫发搞得更乱了。雷狮转过身低下头两掌合十,总算有点低声下气的样子,只不过对凯莉的语气依旧是一副肆意不羁的调子。

“大小姐我错了不该让你等那么久,你就好人有大量,原谅我……好不好?”

雷狮没有偷偷瞟凯莉,因为他很可能对上的不是一双晶亮的蓝眸子,而是渗人的煞罗之眼。以她的性子可能是直接一巴掌招呼过来,或者提膝盖上前一顶,到时候只要凭直觉躲开就没事了。

不过十有八九会更生气就是了。

然而除了一阵布料摩擦窸窸窣窣的声响,他没有感到有什么异样。既没有巴掌呼过来的风,也没看到眼下的腿有什么要动的趋势。

“把头抬起来。”

雷狮微微一愣,照做了,却在视线相交的那一刻下意识怔住了。

凯莉双手举着一块创口贴,凑上来踮起脚尖认真地望着他。她靠的很近,连对方的垂下的睫毛都能数到一清二楚。

“别动,贴歪了可不关我的事。”

脸上的疼痛被冰冰凉凉的触感覆盖,再被拇指轻轻地刮了两下,确认贴好了才松开。凯莉眯起眼托腮向后退了一步,神情凝重像是若有所思。

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果然还是原来的你看起来更顺眼一点。”

凯莉弯了弯眉,用食指碰了碰他脸上创口贴的位置。

“你这个样子,好怪。”

雷狮怔怔地看着她。刚刚还因紊绕在鼻尖的香味而入了神,他暗暗猜测着她换的又是哪种洗发水。

心好像被无形物堵住似的,又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不痛啊,这种感觉。

他抚上女孩的脸庞,她意外地乖乖驻在那里没有动,任由自己的指尖在肌肤上摩挲,最终停留在那双唇之间。

“……雷狮?”

她扑闪着晶亮的眸子,有点失神地凝视着眼前的男人逐渐放大的面孔。因紧张稍稍絮乱湿热的鼻息打在自己脸上,他几乎是缓慢地,又毫不犹豫地俯下身来,印上少女微微颤抖的唇瓣。

然后在阖上眼后的一片黑暗中感受到一股坚定而有力的东西顶住自己的额头,又熟练地往上一抬,瞬间将仅剩咫尺的距离拉开。

“……凯莉。”

“嗯?”

“你的指甲弄得我,有点疼。”

“我故意的。”说着加大了力道。

她朝着他轻轻扬起下颚,忽的将手指向上一撅,重重在那弹了一下。

“这是对你放我鸽子的惩罚。”
“卿卿我我,今天一律禁止。”

说着把手指缩回抵在唇边,歪了歪头。凯莉收起了枯燥无神的表情,樱桃小嘴微微上翘,眼底闪着狡黠的光芒,似是恶作剧后的孩童。她转过身时耳边的吊饰发出清脆的响声,在余晖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耀眼。

雷狮不满地撇撇嘴,用手揉了揉刚才被弹得稍微发红的额头,注视着渐行渐远的身影。突然大跨步向前,一把搂住女孩的脖子,俯身压下嗓子对着她咬耳朵。“呐,等会去我家吧。”

凯莉一僵,转头对上一双认真的紫眸,坏坏的嘴角微微上扬。她下意识地往旁边靠了靠,没有推开。

“……哈?”

“和我双排,大爷今晚带你吃鸡。”

雷狮对里面吹了口气,顺便撒娇般地蹭了蹭凯莉的发丝。

原来是这个牌子的味道啊。

他又想了想,终于猜了出来。




end.



凯佬的裙底就由我来守护!!! ヾ(´▽`;)ゝ

不我错了请不要打我还是交给雷总守护吧(())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