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内放送

万年咸鱼+白嫖党
凯莉是命

【all凯】下雨天让男友打伞来接自己会怎么样

*严重ooc属于我,打死把握不住人物那种性格,废了废了
*文风缺失逻辑垃圾,慎入
*顺序是金/瑞/嘉/雷/安/柠凯,注意避雷
*凯莉是世界第一珍宝












*金凯

“凯莉!!” 


远远听见元气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凯莉往那个方向望去,看见金手举着伞往这边招呼,笑的一脸灿烂。 


“怎么才来啊。” 


凯莉装作赌气的模样鼓起脸蛋,把手环搭起来,别过头去。他跑到她前头,讪讪地挠挠自己蓬松的金毛。


“嘿嘿,在家找雨伞找太久了啦。”


他抓住她的手摇了摇,声音又软了几分。


“原谅我嘛凯莉,不会有下次了,真的!” 


根本就是在撒娇,凯莉暗暗笑了一下,音调刻意调高了一点,


“那——只限这次咯。”


“嗯!” 


视线又回到金身上,但看到金手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一把粉红色小伞时,凯莉真的忍不住板起脸来了。 


“凯莉,走吧!”


他把那把伞递过来,等着她拿走然后各打一把伞回去。 


……这个白痴! 


有时她面对自家的直球生物实在很想扶额叹气,但交往后她大多数都忍住了吐槽加嘲讽,毕竟教好呆瓜是不能刻意的。 


于是她夺过伞背在身后,猛地抓住金的手臂直往外面带,凑到耳边说道。

“金,下次接我就不用带两把伞了。” 


“诶,为什么啊?” 


“……笨蛋是不需要雨伞的。”

看他一脸惊讶欲言又止的表情根据他的脑回路就知道是在想啥了。

“当然我不介意和笨蛋共享一把伞哦。”她补充道。



*瑞凯

他如预期般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眼前,身披一件大衣,臂上挂着他给她选的卡布奇诺色的毛绒外套,手上举着把深黑的大伞。 


“披上。” 


他把外套朝她递了过去,凯莉仰起头和他对视,他少有地把一头银发散下来,伞下的阴影遮住他大半张脸,勾勒出棱角分明的轮廓,更添了一丝冷峻的神色。 


明明周围雨点的响声那么嘈杂,可望着他和他身后的磅礴大雨,仿佛就是一幅画,仿佛世界安静如初。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钻到伞下,和他一起并肩走着。 


她悄悄瞄向他,那一副永远保持在零度以下的万年冰山脸依旧目视着前方,他甚至没有朝她一瞥的动向就好像旁边根本没有她这个人似的。她又把外套捂了捂。

……好冷。 


你简直是比金还要白痴一万遍。

忽的注意到环上腰的一只手,正有意地把她往他那边靠。 


她又望向他,还是原来的表情,只是看起来放大了一点。 


她把左手搭上了他的左手,在那感受到来自手心传来的,炽热无比的温度。

不禁在心里窃笑。 


这个笨蛋……完全就是个闷骚嘛。






*嘉凯

“喂虫子,走了。”

凯莉留给嘉德罗斯一个甜美无比的微笑后,转身作势要离开。 


“本小姐不叫虫子,拜了个拜。”

“……等等,回来!” 


嘉德罗斯望着已经走了几步远的凯莉,心里明显有些急了。 


可他也是要面子的,怎么可能说道歉就道歉,于是他也背过去,环起手臂闭着眼睛等她自己回来。 


“你不想回家就算了,老子自己回去,嘁!” 


一秒,两秒。 


嘉德罗斯没有听见身后朝他跑来的脚步声。 


他高估了自己的耐心程度,他现在就想见到她,牵她的手和她一起回家。他更不想看见她因自己淋湿的模样。 


他看了看手里握着的伞,转身过去,可他的眼里没有映出她的身影。

“……凯莉?” 


她已经走了。 


找不到她,找不到她。 


怎么办。 


嘉德罗斯自傲的脸染上一层因后悔而愤怒的灰霾。 


她真的抛下他自己走了,只因他叫了她一声虫子惹恼了她? 


她是一位魔女,他好像永远摸不透她的笑,但他知道这件事她是做得到的。

——得赶紧找到她!!

他下一秒就要冲出屋外去,再下一秒就被一双熟悉的手覆住了双眼。 


“猜猜我是谁~♪” 


他停下来抓住她的手放下来,这次凯莉是站在面前,她笑得像是个捣蛋鬼。 


“这个反应还不错嘛~哼哼,那这次本小姐就勉强原谅你啦。”

“……虫子。” 


“哈?” 


“嘉德罗斯你再说一遍!╬” 


“你自己回去吧!渣渣!!” 


“???” 


嘉德罗斯把伞直接往凯莉脸上一甩,自己到外面奔跑迎接大雨的洗礼,留下凯莉拿着伞独自风中凌乱。

待跑到已经看不见凯莉的地方,嘉德罗斯才停下,用手臂挡住自己已经变得通红的脸。

他这副样子,怎么可能让她看到。





*雷凯

“哟。” 


雷狮朝凯莉比了手势,一手漫不经心地插在口袋里,朝她走了过来。 


她没看见他手上拿着任何东西。

“……你丫的伞呢。” 


“本大爷不需要这东西。” 


“哦?您老不需要本小姐需要啊,真以为本小姐想要在雨中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吗?装b都不看看自家女友愿不愿意,这怎么说也得有个限度啊大爷。” 


语气里满是嘲讽,雷狮听的出来。他早料到她会这么说,所以他只是回敬了她一个讥讽的笑,摆摆手。 


“一场雨都淋不了,这位大小姐可真娇惯啊,呵。” 


凯莉明显被刺到了,额头上的青筋暴露得更清楚了一分。

见对方突然把外套脱了下来,她在一旁看得直瞪眼。 


“……你要干甚?” 


“虽然不是足够大,但能勉强遮住两个人了吧。” 


“如何,要试试吗?” 


他把外套撑开,举过她的头顶。 凯莉瞅瞅雷狮,她知道他的意思。 


“恕我拒绝。” 


凯莉冷笑了一声。 


“要让本小姐费力和您老那一米八的腿赛跑,是要我的命。”

雷狮切了一声,松手让外套掉下来包住凯莉的头。 


“??艹雷没船你有病啊!!” 


下一刻就感觉失去重力被人横抱起来。 


凯莉愤愤地把外套扯开,看见一双直直注视着自己的紫色眼眸,他笑了,露出两颗洁白的虎牙。凯莉一瞬间感到了窒息。 


“雷没船你个混蛋——放我下来!!” 


她下意识环住了他的脖子确保不让自己掉下来,雷狮也用力让她的头靠紧自己胸膛。

“这样不用跑总可以了吧。” 


他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她霎时烧红了脸,只是一个把脸贴在他的紧身衣上不让他看见她的表情。 


“……随你便。”

“那么,我出发了。”





*安凯

“凯莉小姐!!”

随意踱着步的少女口中叼着一根棒棒糖,往熟悉声音的方向望去,棕发青年正朝自己挥着手赶来,凯莉取出棒棒糖,对对方吹了声口哨。

“还挺快的嘛。” 


凯莉把手搭在腰间,唇角有意无意地勾了勾。

“不……” 


对方一副满是歉意的表情,肩膀无力的耷了下来。 


“早知道今天会下如此之大的雨,就应该在出门前给您准备一把伞的,这实在是在下的疏忽……” 


说着便牵起她的手,宝石般的青蓝里泛着温和的柔光,仿佛下一秒就会有泪涌出,凯莉光是看着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就算凯莉小姐带了伞,在下也绝对不会在这么大的雨天让您独自回家的。” 


“……” 


“身为您的男友,就应该尽好守护小姐的职责,所以唔——” 


脸黑的差不多的凯莉终于忍不住了,举起手对着安迷修的脸就是一阵按捏揉搓。 


“凯莉小姐请不要这样唔——” 


“闭嘴,对付你这种喋喋不休的笨蛋就是要这样做。”

惨了,这家伙的手感怎么比我的还好…… 


美滋滋享受了一番后,凯莉才停下手。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 


安迷修打着伞,两人肩并肩走在雨中。凯莉察觉到他好像一直在和自己保持着点距离,侧过去看,肩膀部分的衬衫已经湿了一片。 


真是绅士的行为啊。 


“安迷修。” 


“嗯?” 


“你不觉得伞有点太小了吗?” 


她歪着头,对他露出狡黠的微笑。 


安迷修一听,赶紧又把伞往凯莉那一方移过去,她突然挽住他的左臂把身体和头往那边一靠,他被她的动作一惊,整个人直接僵在了那里。 


“啊啦怎么了?伞小的话肯定是这样更好吧,谁都不会被雨淋到了不是吗?” 


“可您不会觉得挤吗……” 


安迷修把头一偏,支支吾吾说道。

凯莉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
想要改变直男的思想果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那姑且先从这里开始吧。

轻轻踮起脚尖,朝对方已经发红的耳根呼出一口气。

“贴身保护什么的——不也挺好的吗?” 


“女孩子啊——可是很缺乏安全感的哦~” 


“你说对吧,骑,士,先,生♪”






*柠凯

凯莉不知所措地望着雨幕中水蓝色的身影。她在心里打起了鼓。 


“……安莉洁?”


她踩着雨的步伐向她奔来,一步一步击着她的心跳。

“凯莉” 


“我来了。”


全身已经完全湿透的水手服少女此刻站在她的面前,她眼里流动的绿和沾满水珠的发丝一样闪着光。她因剧烈运动而喘着气,苍白的脸透出淡淡的红。露脐的水手服上衣因雨水的渗透而使人将里面观望得一清二楚。这实在是一副惹人怜惜的样儿。 


但凯莉已经不管眼前男友多么楚楚动人了,在她给她打完电话的短短几分钟内她就立刻赶来了,可现在她却被雨淋成了这幅姿态,心里也不禁心疼起来。 


“你……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都不打把伞!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容易……?!”

“凯莉……” 


被担心的少女扑了上去,直直抱住了正准备好好说教的女孩。她把头抵在她的右肩上,小声呼唤她的名字。 


“凯莉。” 


她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想说的话一下子噎在喉咙里,瞬间贴在身上的冰冷却使她清醒了几分。安莉洁的身体很柔软,大概是体质所致温度也低得反常。但此时此刻凯莉却感到她的脸蛋滚烫得厉害,这种突兀使她皱紧了眉。

“安莉洁你……” 


“你在干什么啊!!你发烧了你知道吗,再这样下去你会……” 


脖颈上倏忽传来一种小虫般的叮咬,酥酥麻麻的感触让她浑身一颤。安莉洁得抱得更紧了,她轻轻啃咬并舔舐着对方的肌肤,用凌乱的发丝蹭蹭她的耳朵。

“就这一会就好……” 


“不要放开我……” 


凯莉本能地搂住了她,如今她的脸也是上升到和她相同的温度了,脑内一片乱麻,只是呆呆地注视着前方依旧不停的大雨,任由她空灵的声音挑拨她的心弦。

糟了…… 


脑袋要被一起烧坏了吗……








end




本来打算周五晚上码完的我大概高估了自己的肝力
其实我是想带卡卡玩的
特别超级无敌想的那种
但是我不会写,就酱(捂胸口痛哭

评论(24)

热度(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