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内放送

万年咸鱼+白嫖党
凯莉是命

【安凯安】饥饿

*白嫖久了交个党费
*血族安×魔女凯
*突如其来的脑洞,写的很烂
*ooc预警

鬼知道我写了什么.jpg



(其实是凯安













夜已经深了。天空中只挂着一块黑压压的幕布,被一层层阴沉厚重的云遮蔽住。月亮消失了。

安迷修一路踉踉跄跄,他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进入这个林子里的,身后的披风也被树枝刮烂得不堪入目。现在他脑内只有快要满溢出的对血液的渴望,以及那仅存的一丝理智。

高大茂密的杉树的枝叶挡住大半个天空,他只是一昧的摸索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前方。他已经有几天没进食了,他整个身子早已被过度的饥饿感冲垮,连呼吸都变得絮乱不堪,原本苍白的面孔更是显得毫无血色。就算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顶着一副疲惫到快要垮下的身躯持续寻找着一只活物。

在过于黑暗的四周,他只能运用自己与生俱来的五官感知周围,他不能放过任何一处波动,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拥有一丝希望。

——活下去的希望。

不远处的树丛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声,即便是轻微的声音也能不偏不倚地传入他的耳中,然后他看见了一点微弱的灯光。

——神啊,感谢您!
安迷修露出了近乎疯狂的笑容,他不顾一切地往那个方向扑去。

“啊——”

伴随着一声尖细的尖叫,他压倒了那个生物。然而映入他眼帘的不是什么动物或是其他什么东西,而是一张布满了惊愕的脸。

正准备下口的他倏然停住了。透过倒在一旁的油灯发出的光,即使被丝缕墨发遮盖了脸庞,他还是能明显地分辨出,那是一张少女的面容。

受到惊吓的少女脸上泛着微润的红晕,她湿热的鼻息扑打在他冰冷的皮肤上,这使他莫名多了一分冷静。

他的脑海里闪过两个选择。
对着她的脖颈咬下去,吸干她的鲜血,得以饱腹。亦或是遵从他挚守的骑士道,不对任何妇女出手,放过她,然后独自在这个地方继续求食。

——活人的鲜血就在你眼前,这不是你索求的吗,安迷修?

显然第一个才是明智之选,然而他选择了后者。

心中坚守的信念胜过了欲望,在这一刻他的骑士道精神占据了上风。于是他猛地一把推开少女并又往后退几步,靠在了后方的树身上,他要尽量使自己远离她。

“请立刻离开这里——拜托了!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压制住内心的想法,朝少女嘶吼道。在朦胧的夜色中,一双刺眼的红发出骇人的光芒来。

“求求您,快点逃……出这里……再这样下去我就要!”

他掐住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抓在地上,刨起了层层泥土,爆起的青筋看起来瘆人至极。他很痛苦,从他狰狞的表情就能看出来,但他仍然忍耐着。

对面的少女依然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安迷修。仿佛听到了他的祈求,她终于直起身站了起来。

可她没有按照他所想的那样,不顾落下的灯笼转身头也不回地跑走,而是径直走向他然后俯视他。

安迷修瞪大了双眼,眼前的少女脸上骇惧的神色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毫无惊澜的表情,他甚至差点没扑捉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喜悦。

她突然视线往上一提,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扭过头从右侧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瓶子,里面装着奇怪的紫色液体,她打开木塞,对着瓶口直接仰头喝了下去。

她又看向了他,擦了擦嘴角后勾起一丝凄美的笑,俯身凑近了安迷修,把手覆在了他的胸膛上,随之将唇贴了上去。

安迷修霎时感到世界天旋地转,他被惊得一动不动,感觉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在此时绷紧,只是呆呆地接受着她甚至算不上亲吻的吻。

他感到有一股混杂着血腥味的辛辣的热流被送入他口腔里,顺着喉咙滑了下去。少女身上浓厚的草药香刺激着他的鼻腔,他竟一瞬产生了困意。

少女只是静静地把口中含着的液体喂给他,在她的攻势之下,他开始软了下来,瘫倒在树下。

吻毕,她起身又离开了他,站在他面前似笑非笑地观赏这一幕。

他心头蓦地一颠,感到整个身体的血液宛如火焰般燃烧起来,巨大的烧灼感仿佛是要将他最后一寸身躯灼溃殆尽。

“这个过程大概会有点疼,不过你要稍微忍忍哦。”
“你放心啦,熬过这一段时间,你就能重获救赎啦。”

少女俏皮轻松的话语在他耳边扬起。他半垂着眼,大口喘着粗气,眸子中的猩红逐渐散开,最终化成温和稳重的青蓝。

他重重地咳嗽了两下,待痛感没刚才那么强烈,便艰难地抬起头望向了少女。

“您……给在下到底喂了什么……”

“哎呀呀,尝不出来吗?”
“不过也是呢,毕竟味道一点都不好~”
“其实~那是种专门救你这种怪物的药啦,本小姐可是为此调配了好久呢。”

少女把双手合十搭在脸旁,脸上一副为难的表情。

阴沉的云雾不知何时散开了,天空中露出一轮皎洁的明月。乳白的月光倾洒下来,照映在她身上,形成一圈淡淡的光晕。

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大斗篷,倒是颇有一番神秘的气息。

——原来如此。

安迷修阖上沉重的眼皮,心中系着的东西终于掉了下来。

“谢谢您。”

他扯出一个自认为稍微能入眼的友好的微笑,对她说道。

“能被小姐您所救,真是太幸运了。”
“在下……不知如何能报答这份恩情。”

少女愣了愣神,又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她把手背过去,抬起脚来转了个圈。她长长的黑发随风飘起,给人一种恍惚的美感。

她扭头凝视着他青蓝色的眸子,唇角勾起的弧度和天边的月牙在某一刻重合了。

“还没自我介绍吧,我叫凯莉,是个魔女。”
“啊啦~忘记提了,那个药虽然能消除饥饿感,但本身还是有很~大的副作用的哦。”

她伸出脚尖,踢了踢掉在地上的空空的瓶子,滚到了一旁。

“刚刚的量最多可以撑个两三天吧,如果过了这两三天你再不喝我调制的相同的药水的话,你的身体可能就会枯竭而死哦,死法大概会有些难看呢~”

“啊,不过我现在身上可是没其他东西了哦,该喝的都被你喝完啦。”

他忽然感到一阵干渴,只是瞪着眼,目视着她逐渐放大的湛蓝色瞳孔。

她用手指抬起他的下巴,使他注视自己的眼睛。

她歪着头笑了一下,笑的天真烂漫。


“那么吸血鬼先生,恭喜你成为本小姐的新玩具啦~!”

“请你务必要好~好取悦我,来报答本小姐吧!本小姐也一~定会很高兴的哦~”




end.




(感觉对不起安哥

评论(2)

热度(34)